全站搜索:
當前位置:首頁 > 教學科研 > 學刊美文

【2015年一中寫作之星】高一(15)班阮雨航

出處:本站原創   發布時間:2015-09-26 11:20:33   您是第0位瀏覽者

阮雨航.jpg

一(15)班。愛思考,思考就像是在潔凈的生命里發呆,從發呆中度過一些故事,一些記憶。同時愛讀書,讀書就像是披著秋風追尋遠方,在比遠方更加遙遠的地方追問到一些真理。更愛寫作,寫作就像是用透明的色彩點綴天空,點綴一些值得人仰望與不斷向往的地方。素愛詩歌與散文,希望用一些文字,記錄一些心情,一些日子,讓時間泛起一圈漣漪。


城河路的梧桐

 

   我對花草植物所知甚少——高大而蒼翠的一概稱作“樹”,嬌小而鮮艷的一概稱作“花”,至于它們的品種與習性,我一概不知。

   但我對一種植物的記憶永遠深刻——梧桐,城河路邊的梧桐,在我不多的歲月里斑駁了幾度春秋的梧桐。

   自我記事起,媽媽每早就會帶著我上街吃早飯。

   那是一個個在清晨安靜的日子,媽媽踏著自行車,我坐在車尾的棉墊上,就像黎明的露珠躺在街邊的梧桐葉上。青色的自行車在剛剛開張的店面前飄過,如三月初的微微春風飄游在新綠寥寥的梧桐邊。有家面館開在老電影院旁,藍白相間的棚子搭在一棵梧桐樹下,凹陷處淌著幾灘積水。參差的街石上擺著幾把木桌木椅,桌角、椅角皆已磨損,粗糙的桌面上綴著些許蟲蝕的小洞。當黃色的瓷碗盛滿了面條,那濕熱的霧氣便撲面襲來,然后飄散,散到天邊,倚著幾絲淡淡的白云。在那里吃面通常要配上油餅:面條挑完后,把油餅用筷子撕開,往濃郁的面湯里一浸,然后送至嘴中,一股略酸微辣的油香味便在唇齒間回轉。

   吃完早飯,媽媽要去醫院上班,就把我送至姑媽那里。姑媽下崗了幾年,便在陸城一中對面開了一家小鋪,但其實一直都是奶奶在那里看守、經營。

   那是一個個在午后閑憩的日子,奶奶搬出兩把木椅拼在一起,置于樹下,讓我躺在上面午睡。

   太陽就像一個陶罐,里面盛滿了溫暖的、融化的蜜,每每陽光灑下,透過梧桐樹稀疏的枝葉,碎在地上,仿佛是陶罐不經意地被微風拂歪,滴下了幾滴蜜糖,凝在地上。

    一中放學后,學子推著車回家。奶奶一天的生意也就做完了,于是關上店門,帶我去濱江公園轉一轉。

   那是一個個在傍晚散步的日子,公園在城河路的盡頭,那道街的梧桐一直延伸到的地方。

   說是公園,其實沒什么可看、可玩,只是走下臺階,在堤岸邊感受一些初春的水氣。殷紅的落日漸移,暈在云天,染著江面。迎著暮光,身影被無限拉長、拉長,一直與街邊的梧桐樹影相連。不知是梧桐偷走了我的影子,還是我偷走了梧桐的影子。也許,正是在那一個個唯美的向晚,是夕陽,把梧桐與我的記憶緊緊相連,永遠。

   陪我玩了一遭,奶奶沒有太多余下的時間趕回去準備晚飯。幸而二奶奶在夜市城做鐵板燒,我們常常有充足的理由去蹭飯。

   那是一個個在夜晚飄香的日子,兩株梧桐間,夜市的大門敞開。

   剛走近,油煙味就氤氳,店前的鐵架上烤著各類食材,用刷子沾一些醬料,一抹,“吱——”伴著幾點油星濺開,一股香氣緊緊楸住了路人的味蕾。

   我最愛烤魚,其次是嫩牛肉。爐子上再灑些蔥段蒜末,淋些香油,即可取食。魚肉香滑,吮入口中,化作綿綿的鮮汁沁入喉頭,香味盈盈。牛肉彈滑,滾燙地在口中跳躍,微辣。

   抬頭,梧桐枝杈所分割的夜空,也泛著香。那點點的星,仿佛是撒在鐵板鍋底的鹽,融化,輻射著咸咸的微光。

   那是一個個梧桐與我都不曾寂寞的日子,梧桐樹沒有鎖住冷落清秋,相反,枝頭流溢的是春天。

    ……

   隱匿的歲月匆匆,不知城河路上的梧桐暗添了多少圈年輪。但那家面館搬走了,媽媽不再騎自行車;姑媽找到了新工作,便把小店轉讓給了別人;濱江公園翻修了,石階縫里再不見梧桐樹影;就連二奶奶也老去,停止了那家鐵板燒的生意。

   真的到了秋天,梧桐樹哭了,落葉在柏油路的碎礫上燃成灰燼。

   但,城河路的梧桐還在斑斑駁駁,就像我的記憶,永遠斷斷續續。

(阮雨航)

  • 相關新聞
banner
  1.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 | 常見問題 | 網站聲明 | 隱私聲明 | 網站管理登錄 | 舊版回顧
麻将万条筒什么意思